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

“自甘堕落!”杭州小伙见到昔日学霸好友,痛骂后摔门而去!躺在出租房2年,他就这样度过?

  如果你家庭条件不错,接受过优质教育,在重点大学毕业后,你会给自己选择怎样的人生?

  去互联网公司靠996攒一套房子的首付?去事业单位领一份稳定的薪水?去偏远地区实现关于奉献的梦想?当重点大学毕业证成为求职市场的硬通货,拿着它似乎面前的条条大路皆通罗马,但有人却选择用它垫床脚,然后躺平在原地。

  根据《半月谈》报道,部分高校大学生毕业后,明明有更好的选择,被人寄予厚望,却“放弃”自我,整日待在家里或出租屋,过着吃、睡、打游戏的隐居生活,甘当社会“隐形人”。这种“现实低欲望、网上多冲浪”的年轻人,被称为城市“蹲族”。

  

\

 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,就是一名杭州“蹲族”。他毕业于浙江的重点高校,却不愿意把自己的人生的剧本写成别人期待的模样。

  中学>>>>

  被敬而远之,

  我是品学兼优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  在18岁以前,我是一个没有自我的人。

  老师眼中的优等生,父母口中的乖宝宝,邻居闲聊提到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我努力在生活里扮演别人喜欢的模样,但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 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公务员,他们俩最大的希望就是把我送到重点大学。我妈妈不舍得给自己买一条80块钱的地摊裙子,我爸自从有我之后就再也没抽过好烟,但是500块钱一个小时的补习班,他们却抢着给我报名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  从小,我妈就喜欢换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,说男生吃胖点没关系。到了初中,他们就开始对我进行早恋教育,但他们告诉我的是:模样什么的无所谓。只要学习好,就有女孩子喜欢。

  我信了,于是我顶着满脸的青春痘和一身油腻的肥肉,和“学习”这位女友度过了我全部的初中时光。

  没错,我长得很丑。在上大学之前,我从没意识到过这件事。我在班里几乎没什么朋友,女生的话题我根本掺和不进去,我知道她们也从来不屑于和我聊天,男生也会对我敬而远之,因为我是“标准的好孩子”。

  我想融入他们,所以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,知道他们在打一款“LOL”的游戏。于是在高二的某个普通的夜晚,我用查资料的借口,接触了人生的第一款游戏。

  我想我可能是有天赋的,研究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我上手就有了不错的开端。第二天,我小心翼翼地加入了男生们聊英雄技能的谈话,不出意外地和他们搭上了腔,“没想到啊,你也玩这个,以后我们就一起开黑呗。”

  说话的人叫李响,成绩忽上忽下很不稳定,他是第一个主动接近我的人,也成为了我唯一的朋友。

  到了高三,我每天的生活变得非常固定——早自习睡觉,上午写作业,下午答卷子,晚自习给李响补习,回家之后开两盘游戏。我特别希望李响能跟我去一所大学,因为他,我开始变得自信,也有了自己的社交圈,我不想再回到之前那样孤僻的生活了。

  幸运的是,我们的确都考上了浙江某高校。不幸的是,他发挥超常,学了他想学的机械专业,但是我发挥失误,被调剂到了完全不喜欢的其他专业。

  大学>>>>

  再次被落单,我把大量的时间用来玩游戏

  虽然背井离乡,但离开了父母,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。

  不需趁父母睡着的时候,蹑手蹑脚地钻进书房打游戏;不需要每天都吃他们准备好的营养餐;不会听到父母每天的唠唠叨叨,我自己的生活完全由我自己做主。

  我努力尝试过,让自己喜欢上这个专业,但还是失败了。对我来说,它更像是文科专业,需要背的东西太多了,我更是不想让自己以后的工作和学的专业沾上一丁点关系。所以对于那些专业课,我基本上能混过去就混过去。当我逃课第一次、第二次没有被发现的时候,我开始愈发肆无忌惮,有一门课我甚至从来没有露过面。

  一般来说,越好的学校,每节课点名的概率就越小,老师相信学生的自觉,而我就是没有自觉的那一批人。

  仔细回想起来,我觉得我天生就不是爱学习的人,之所以从小到大成绩一直不错,其实全靠父母每天盯着我的那两双眼睛。现在这些眼睛没了,我的本性就自然而然的暴露了。

  但是李响不同,本来就很擅长社交的他,在大学里混得简直是如鱼得水。大一时他拉着我一起报学生组织,最后他进去了,我被淘汰了,随后他就开始忙了起来,上课,谈恋爱,搞活动,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和我打两盘游戏,而本就不擅长与人沟通的我,也就再一次在大学里落了单。

  

\

#p#分页标题#e#

  我开始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游戏里,LOL、守望先锋、炉石传说、魔兽,只要是火的游戏,我基本上都玩过。我觉得我的游戏天赋远远大于学习天赋,一上手基本能超越普通玩家个七七八八。在游戏这个虚拟的世界里,我找到了快乐、自信和自我。

  很快就到了大三下学期的秋招季。我也象征性地投了几份简历。可能是因为学校太好了,即使我没有实习经历,成绩也是门门低分飘过,而且没有任何参赛经验,我竟然也中了一家国企的运营岗位。

  拿到OFFER之后,大四基本上就没什么事情了。于是,我一边告诉爸妈:寒暑假都不回去了,在杭州先实习着适应新工作;然后一边告诉录取我的公司:学校有实验课实在走不开,没办法提前实习;还有另一边,又以需要实习的理由应付了毕业论文导师……而实际上我什么都没做,几乎一直窝在寝室里打游戏。

 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我拿毕业证的那一刻。我知道,我的好日子,到头了。

  

\

  上班>>>>

  一个月就裸辞,我已过了两年的“蹲族”生活

  到公司报到后,我遇到了之前没预想到的事:一个国企的小运营,居然也常常需要加班到晚上9点多,甚至12点多。

  第一周,我就被安排对接一个商业活动,做策划,写文案,做预算和宣传物料。这几样事情没有一样是我会的,主管交代几句后,就把我扔在了工位前。我怀疑他们在招我的时候,根本没有仔细看过我的简历,不然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工作,直接扔给了一个新来的菜鸟。我只能从头开始学起,找出类似的活动,照葫芦画瓢写文案,加班到晚上11点才交给了主管。

  我并不是搞文案和宣传的这块料,意料之中,文案直接被驳回,我甚至能从主管的眼神中看到嫌弃,仿佛在说“好歹是高校毕业的大学生,写出来的就是这样一堆垃圾?”

  我懒得再解释,直接跟主管说自己以前没接触过,希望可以慢慢学。这样,工作就全部压在了另一个新进的毕业生身上,而我只需要负责推文的阅读量就可以了。

  花钱买了点阅读量后,我终于可以消停几天,但对于每天八点半准时到岗的要求,我实在做不到。主管对我颇有微词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,暗示我现在还处在试用期,如果不努力就会影响之后的薪资评定,甚至还可能被辞退。我点点头,回到出租房里开始思考:我真的要在这么一个完全不喜欢的岗位上,继续工作下去吗?

  

\

  我一夜未眠,回忆起18岁来杭州的日子,似乎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。学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,丢了自己最好的朋友,毕业了又随便找了一个完全不感冒的工作……难道我真的就要按着这样平庸和不喜欢的生活方式过一辈子吗?就算不在这个单位,去了一个需要996的公司,每天当打工人到底图些什么呢?这些都不能让我快乐,那我活这辈子,到底是在追求什么呢?

  我自诩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不高,有吃有喝就足够;我不奢望有女生会喜欢我,即便有我也懒得去应付;更没什么野心,对世俗意义上的功成名就没有想法;在游戏里赢得那个瞬间,是我所有快感的来源。那我为什么一定要放弃它,走别人认为更好的路呢?

  想通了这一点,我打了辞职报告,理由是要去考公务员。当然,父母那边我也是用这样的一套说辞,父母很支持我的决定,给我支付了房租,让我在杭州专心备考。我换了一间很小的单间,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桌子,这样就会省下来一部分房租可当做生活费。

  就这样,我的“蹲族”生活开始了。

  睡到自然醒,点一份外卖,然后打开电脑,和工会里认识的朋友们聊聊天,打几波团战,然后到楼下吃个晚饭,溜达一圈,回来继续打游戏到深夜。偶尔觉得孤独,就和游戏里认识的陌生人聊聊天,这样简单的日子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满足感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  但是李响不这样觉得,他来过我的出租屋一次,觉得我这样是在“自甘堕落”,扬言要告诉我的父母。我们争执了起来,我对他吼了一句:“你凭什么来管我?”他摔门而去,从此以后,我也再没和他说过一句话。

  当然,我并不是一点收入来源都没有。缺钱的时候,我会去网上接一些陪玩的单子和代练。和只知道撒娇的女陪玩不一样,我都是技术性陪玩,点我的一般都是想要带着上分的男生。

  我甚至和我的客户成为了网上无话不谈的朋友。我知道他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,我们聊游戏,聊现在的996内卷现象。很神奇的是,我们的观点惊人的一致——“只要没有娶妻、买房,走上世俗意义上的人生巅峰这些欲望,那么回顾生活,你就会发现一切都很容易。”

  毕业两年,我暂时还不知道怎么跟爸妈张口讲自己的打算。估计再过一阵子,我就会回到老家,坦白一切,然后不再问父母要钱,靠游戏赚一点外快。至于未来,我还没有想好,不过谁会想得那么远呢?活好当下的日子,就足够了。

  

\

  专家说>>>>

  “蹲族”缺少的就是“失败教育”

  “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需要对一个群体进行长久的社会观察和分析。这类群体的出现,一定是多种因素促成的结果,不能单凭几个案例就下定论。”一位社会学教授认为,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因素,都会一定程度上造成这类人群的增多,当然也不能够完全排除个人的心理因素。

  光明网评论员易之表示,大众对“蹲族”其实不必过于敏感,经济学上的一种说法叫做摩擦性失业。这些人并非别无所长,缺乏竞争力,而是因某些偶然性因素导致暂时性“蹲”着,他们本身具备重返岗位的潜力。从“蹲族”的定义看,多数应该属于此类:教育背景尚佳,也年富力强。

  从另一个种角度上讲,暂时的失败,对很多年轻人,尤其是出身优渥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必要的“补课”。不少“蹲族”缺少的就是一种“失败教育”。

  那么,如何帮助他们早日走出困境?社会学教授认为,从全社会层面而言,就是健全社会的支持体系;从个人层面而言,就需要进行心理咨询和经验分析,双管齐下,才能够解决问题。

  新闻+

  什么是蹲族

  1、拥有一手好牌,被人寄予厚望,却放弃自我,甘当社会隐形人;

  2、现实低欲望,网上多冲浪;

  3、只要不花钱,就没人能强迫我上班;

  4、心态通常从勇往直前到蹲成就地躺平;

  5、典型人群:毕业后找不到满意出路的“社会小白”,难忍工作压力、追求自由的“打工人”;

  6、深层原因:幼时饱受管控和期待导致学习环境成压力培养皿,就业压力增大导致牌面贬值和内卷蔓延,社会竞争和加班文化泡沫化导致缺乏职场价值感;

关于作者: admin

热门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