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

只为每天看儿子一眼!浙江妈妈离婚后在学校旁摆早餐摊5年,又突然离奇消失!原因看哭

  五年前,陈某与丈夫宋某离婚,儿子判给了男方。五年来,陈某在儿子读书的小学旁摆了个早餐摊位,只为远远地能看一眼儿子,有时也会给儿子塞点零花钱。而儿子也习惯了以这种方式与妈妈见面,这样的日子过去了5年,孩子也从一年级上到了五年级。

  然而,随着今年疫情发生后,有一天早餐摊突然不见了,妈妈也找不到了……

  抚养费一直不付,妈妈成了被执行人

  小宋是宁波奉化人,今年11岁了。

  在小宋6岁那年,也就是2015年11月的时候,小宋的爸爸宋某与妈妈陈某因感情破裂离婚了,根据《离婚协议书》,约定由父亲宋某抚养教育小宋,母亲陈某每月支付抚养费直至小宋成年。

  此后,小宋跟着爸爸宋某一起生活,但妈妈陈某却未按协议支付抚养费。由于宋某在快递公司上班,经济上也不算特别好,2019年,宋某以小宋的名义向法院起诉,请求判令陈某支付抚养费。法院判决支持了小宋的请求,要求陈某支付2015年以来拖欠的抚养费,并要求以后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。

  今年3月,小宋的法定代理人宋某向奉化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法官经过了解,发现这个案子背后还有故事。

  妈妈校门口摆摊5年,只为每天看到儿子

  执行立案后,母亲陈某一直没有露面,电话也联系不上。执行法官进行了大量走访调查,并运用了信息化手段,最终成功找到了被执行人陈某。

  今年6月,执行法官约双方当事人来到了法院。在执行办事大厅,挺着大肚子匆匆赶到的陈某,看到许久不见的儿子后,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,她紧紧抱住了瘦弱的小宋,小宋也因分外思念母亲嚎啕大哭。面对这一幕,前夫宋某不禁红了眼眶。

  执行法官将当事人分别带到了两间调解室,平复双方的情绪。当法官与陈某交流时,了解到她因为再婚已经怀孕。陈某则述说起了五年来的自己情况和困境。

  原来,5年前陈某与前夫宋某协议离婚后,陈某经常牵挂儿子小宋。前夫宋某性格比较粗心且忙于工作,平时较少关心小宋的学习和生活。经过再三考虑,陈某便在儿子小宋的学校旁摆起来了早餐摊,这样可以一边做生意赚钱,一边又能关注小宋每天的学习生活。平时,陈某经常给小宋塞点零花钱,让他买点零食、玩具和学习用品。5年来,母亲陈某就用这样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小宋。

  前夫说,打官司是因为孩子想妈妈了

  然而,今年1月份,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正常的生活,学校不能按期开学,陈某经营的早餐摊也没了生意。陈某说,早餐摊转卖掉以后,家里没有了固定的收入来源,前段时间,她一直在忙着找工作。

  “其实我并非刻意逃避义务,由于经济困难,无法全额付清拖欠的抚养费,另一方面又因为自己再婚怀孕,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儿子。”在法官面前,陈某含泪述说道。

  考虑到案件的具体情况,执行法官先让陈某和小宋在一旁叙旧,然后开始做宋某的思想工作。宋某承认自己作为孩子的监护人,平时忙于工作,确实缺少对小宋的关心,同时表示理解陈某目前面临的困难,愿意在抚养费上作出一定的让步。宋某说,其实他知道这几年陈某一直在照顾孩子,为孩子付出了很多,所以他之前也没来向法院申请执行抚养费。

  “这次来申请强制执行,其实也是希望借法院的力量找到陈某,抚养费并不是最重要的,主要是因为孩子半年多没见到母亲了,一直想见她。”宋某解释道。

  “半年多没见孩子,对我也是煎熬。现在想想也很后悔,自己连见孩子的勇气也没有,实在是不应该。以后无论遇到何事,我都不对孩子选择避而不见了。”陈某说道。

  最终,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,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,被执行人陈某每月从生活费中拿出500元作为抚养费,同时约定会定期去看望儿子小宋。

  法官说法:离婚了,对孩子的关爱不能断

  即便夫妻离异,但对孩子来说,父子、母子的关系仍然延续着,成长的道路上仍然需要父母的陪伴;对家长来说,与子女的亲情不能割舍,对子女的责任更不能放弃,家长仍然要主动肩负起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义务。其中,给付抚养费是父母不可推卸的法定义务,是未成年人学习、生活、医疗等基本生活的保障,此外,父母还应当积极增进亲子关系,给予孩子精神上和心灵上的关爱。

关于作者: admin

热门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